女性之声>>尚生活>>心理氧吧

我不允许自己失败

2017年10月12日 11:02  

从小到大,经常听到父亲对母亲说:“你这人怎么一点都说不得呢?”年轻的时候,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:一、父亲表达方式上不够温和;二、母亲对“他人指责自己”这件事过分敏感。等到自己为人妻为人母,我开始有了更多的理解:其中一点就是母亲对于指责过分敏感的背后,是自己不放过自己,她不允许自己做得不好,任何时候、任何事情。

记得有一回母亲连续蒸了3天的青菜包子,我随口说了句:“怎么又是菜包啊?”她一下很激动地连忙说:“哎呀,也没有什么别的,就剩今天这一些了,明天就没有了……你要是不喜欢,那就买点豆浆油条什么的。你上回体检已经脂肪过剩了,还要吃什么肉包吗?现在肉馅的包子也不敢买啊,谁知道他们用的什么肉啊?有现成的早饭吃就别挑三拣四了,你爸不是说……”她的回应,内容部分没有问题,不过略啰嗦了些,但是语气部分,你能明显感觉到她生气了,生我的气,更生自己的气。她无法容忍自己的错误,别人的抱怨和建议,就等于自己的失败。

总之,你错了我没有错,我都是对的,我不允许是自己的错,不允许自己失败。

母亲这一生过得很累,更多是精神的紧张和疲倦,而作为她亲密的人,也会被影响到,总想要逃离她,至少保持一定的距离,因为谁也不愿意时时刻刻都被弄得很紧张,充满压力。

对每个人而言,最大的敌人其实都是自己。那些懂得幸福的人,往往都是和自己相处得很和谐的人:相信疼爱自己、不为难自己、欣赏和接纳真实的自己,他们生活得坦然、放松和自在;而有些人则活得很累,遇事思虑过多,行事也太过用力,他们容易紧张、担心、害怕,在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:我不允许自己失败。

有一种“罪过”叫“过分高要求”

以前听过一个笑话,说人生的痛苦莫过于:有个当教师的母亲和一个当心理咨询师的太太。后者可能与做心理咨询师的太太的过分敏感猜忌有关,洞察一切谎言和秘密也是相当可怕的,而前者则因为教师往往有一个职业病:严厉。

身边恰好有一位宝妈是初中老师,大家常在一起聊孩子和家庭的事,也会互相邀请到家里做客。有一次去这位初中老师家做客,她非常热情地招呼着我们,两个孩子也能玩到一块儿,但不一会儿,两个小丫头就闹起别扭来,抢着要玩一样东西,谁也不让谁。

她马上走过去,很严厉地对女儿说:“我怎么对你说的,妹妹是客人,你是主人,要学会分享的。”同样,内容没有问题,只是她那严厉的眼神和语气,连我都被吓到了,顿觉尴尬,那一刻似乎我应该也跟着她,严厉地训斥女儿一番:“你怎么回事呀,怎么能抢别人的东西呢,这不是你自己的呀!”但是,我的职业病只能让我对女儿说:“宝贝,你是不是很想要这个(女儿点点头,眼泪都要溢出来了)……你想要,姐姐却不给你,你觉得有一点生气和难过,是吗?”

宝妈还在那里严厉地训斥孩子,孩子已经哇哇大哭了起来,原先的一点委屈已经被点燃成了愤怒。那一刻,我不认同她对孩子的态度,像是一个严厉的老师对待犯错的学生,训斥、指责、过分高要求,她希望孩子说出那句最经典的道歉:“我错了,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。”

在大学做心理咨询,我常遇到那种学业优秀的大学生,却在每次考试前无比焦虑,甚至啃自己的手指,掐自己的身体,为什么?他们说:我需要高要求(折磨)自己,才可能考得好,我不允许自己失败,不允许自己平庸,不允许自己犯错,不允许自己掉以轻心(放松)……

咨询过几次,我和来访学生建立起了信任的关系后,常会引导他们根据最痛苦的情绪,做一些自由联想,回忆起来的往往是一些小而平常的事情:弹钢琴的时候,老师打骂自己,妈妈也在一旁看着;练毛笔字的时候,写了一张又一张,手都快麻木了,老师和妈妈才说,好了就这张吧……回忆起这些经历时,他们露出和大学生年龄不相称的神情:像个孩子般委屈地流泪,痛苦、害怕、愤怒、无助。

生活本已经够多磨难和考验,何苦还为难自己,岂不是罪过。

到底谁不允许你失败?

我问那个年年拿一等奖学金却每次考试前还是把自己折磨得失眠、没胃口的女孩:“谁不允许你失败?”她说:“我自己啊!”我观察到她本应纤细白皙的十根手指,被自己咬得面目全非,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疼痛。

“到底谁不允许你失败?”一次咨询中,我又问她这个问题。“这种紧张、疲倦、害怕又有些生气的感觉,最早什么时候有的?”她回忆起了小学时有一次要参加毛笔字的比赛,一张又一张地写,她觉得写得很好,但是老师和妈妈却不满意,她只能一直写一直写一直写……似乎一切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,只能永无止境地写下去,疲惫、无助、生气、害怕,直到自己麻木了,老师说:“好,就这张吧!”但是她并不觉得这张写得多好,自己的命运似乎并不在自己手中。

“到底谁不允许你失败?”她看看我,垂下头,幽幽地说:“是他们,是我的老师,是我的妈妈,是他们。”她那个美丽又好强的妈妈,似乎样样都那么光彩照人,高考状元、校花、擅长交际、最年轻的主任医生……她说自己没有妈妈漂亮,也没有妈妈聪明。

妈妈的光芒让女儿黯然失色,每当听到这样的故事,究竟有那么自豪的妈妈,是幸运还是不幸呢?她们是那么成功,成功到不允许任何失败,任何瑕疵,而讽刺的是,孩子往往会成为那个完美妈妈的不完美!

如果说早年是过分完美的严厉父母,鞭策着孩子更好更优秀,那么当孩子长大后,他们认同父母,包括认同他们对自己的鞭策,内化成了他们心中对自己的鞭策,甚至比幼时的父母还更残忍、更用力!

咨询进行到后来,我再问:“现在,谁不允许你失败?”她沉默了,想了许久,平静地说:“是我自己。”这次的回答虽然还是“我自己”,但显然已经与以前的那个答案,看似内容一模一样,但本质上却完全不同。这个时候的她,已经意识到虽然今天的种种,受着昨天的影响,但只要她愿意,她可以选择全新的,自由地选择自己真正想要的。

放下父母对自己的苛责,停止自己对自己的严苛,让自己真正自由。

找到自我

那么,如何才能让自己真正自由呢?

首先,停止为别人而活。

小时候,我们可以说是为父母的期望而活,久而久之便失去自我,长大了也不知道什么是自我意识,事事都在乎别人的评价和眼光,我们哪能凡事达到别人的要求呢,所以你必然活得很累很累,小时候让自己满足父母的要求,长大了,不断地苛求自己去满足他人的期望,丝毫没有把事情的出发点起始于自己的诉求。

当你遇到困难就心烦,想去逃避,唯恐失败,实际上不是在逃避事情本身,而是逃避面对困境的那种无助感,恐惧一旦未能完成难题,将面对各种别人异样的眼光,尤其是父母的失望,害怕会失去父母的爱。

其次,寻找自己活着的意义。

自己这一生,究竟要想做什么,这是所有事情的出发点。

此刻,你真正想做的是什么?

知道吗,当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,就不存在所谓失败和成功了,成败是非的判断只是给别人看的,而做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,你就跳脱了评判的体系,内心充满宁静,每做一点,幸福都如影随形。

我要……

“我要,你在我身旁,我要,你为我梳妆,这夜的风儿吹,吹得心痒痒,我的情郎,我在他乡,望着月亮。”

《驴得水》中的这首《我要你》吟唱起来的时候,唱的绝不仅仅是一个女子对爱情的向往,而是唱着我们每个人内心最自由而真挚的渴望:金钱、爱情、尊重、正义、教育、事业、自由……过往经历不一样,我们渴求的也会不同,但找到最深的渴望就好比找到一座灯塔,从此找到光和方向。

平凡的你我,渴望的究竟是什么呢?

它不容易参透,却最值得我们花时间每天都去问问自己,至少此刻你可以问问你自己:

我渴望的究竟是什么呢?

推荐书

《追寻生命的意义》

维克多·弗兰克(著)

“懂得‘为何’而活的人,差不多‘任何’痛苦都忍受得住。”——尼采

本书虽小,结构却十分巧妙,读来扣人心弦。本人两度拜读,皆一口气读完,直如中了魔咒。在故事部分,弗兰克医生曾介绍他个人对“意义治疗”的体会。由于他是在故事行进当中以温和含蓄的笔法引介的,所以读者只有在全书读毕之后,才会领悟到那一段原来别有深意,而不只是集中营里另一个残酷插曲而已。

这个自传式的段落,十分发人深省。读者从中可以窥知:一个人在恍悟到自己“除了这寒伦可笑的一身之外别无余物可供丧失”之时,会有怎样的表现。在弗兰克笔下,这种既感叹又超然的心理最是扣人心弦。

要活下去,便要由痛苦中找出意义。如果人生真有一点目的,痛苦和死亡必定有其目的。可是,没有人能告诉别人这个目的究竟是什么。每个人都得自行寻求,也都得接受其答案所规定的责任。如果他找到了,则即使受尽屈辱,仍会继续成长。弗兰克特别喜欢引用尼采的一句话:“懂得‘为何’而活的人,差不多‘任何’痛苦都忍受得住。”

我由衷地向读者推荐这本小书,因为书中戏剧般的故事,其实就是在探讨人类最深切的问题。本书富有文学与哲学的双重价值。(撰文:闻锦玉

 

闻锦玉

●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,西交利物浦大学心理咨询师

●八年多的个案、团体咨询经验,翻译多本心理学专业书:《投射性认同与内摄性认同》《性治疗—客体关系的观点》

●咨询领域:婚姻情感、家庭关系、焦虑症

●咨询寄语:“心自有其所在,天堂与地狱,一念之间。”

●微信公众号:闻老师心理工作室。

来源:《中国女性》(《Women of China》中文海外版)

友情链接

  •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
  •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
  •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