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之声>>家风苑>>家风家训

一把扫帚传家风

2017年10月08日 12:18  

在武汉市青山区有一座低矮简陋的公厕,抗美援朝老兵谢伍贤,从单位退休后默默承担起义务清扫公厕的活,一干就是50年。2015年谢武贤罹患癌症,临终前还不忘嘱托家里人将扫公厕的“接力棒”传递下去。他的老伴刘忠兰如今已是79岁高龄,每天仍坚持清扫公厕,大儿子谢常清和孙子谢强也牢记这份嘱托,承担起清扫义务。

“好大一家子人”

每到周末,在武汉市青山区冶金街车站村,有一个家庭就会热闹起来,低矮的平房里总是传出阵阵欢声笑语。左邻右舍都知道,这家的孩子们回来看望这家的女主人刘忠兰老人了。人到得最齐的时候,就是刘奶奶的五个孩子都回家了,狭窄的家坐不下这么多人,大家就在外面餐馆里聚餐,两大桌的人,都是一家人。


所以,他们家有一个微信群,名字就叫“好大一家子人”,成员20个,除了刘奶奶用老人机不能上微信,这个大家族的所有人都在群里,平时联系交流都在群里,群里也总有喜事,谁过生日了,谁升职了,谁拿奖金了,下一次聚会的主角就是他了。最近的大喜事是,2017年5月,他们家被评为“全国最美家庭”,刘奶奶的大孙子谢强代表一家人到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取了这份荣誉。

谢强发到朋友圈和微信群的有他在现场拍的照片,以及获奖感言。他感谢并告慰已经去世的爷爷,“咱们家被评上全国最美家庭了,您和家人们的努力也得到了国家的认可,谢谢您给了我这么和谐的家庭。”

爷爷谢伍贤不在了,但是,他却塑造了这个家庭的家族文化和传统。谢伍贤老人是湖南邵阳人,在他年幼时,他的父亲被日本人炸死,他后来当了兵,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。他常常对后辈们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感谢党,感谢国家,如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的幸福生活。”

2015年的4月到9月,谢伍贤老人最后的时光是在医院度过的,即使是躺在病床上,老人仍然不忘交待家人一定要把公共厕所打扫干净。在此前的50年里,老人家一直坚持每天打扫车站村的那个公共厕所,从未间断过。

上世纪60年代初,这个村刚刚修建,厕所就是非常简易的棚子,挖一条沟,边上留几个蹲位,沟上盖上木板,就成了厕所。当时只有人用,没有人管,谢伍贤就利用工作间隙,把这里打扫干净。打扫之余,他还经常拔路边的草,把路给整理出来。他说,我就希望环境好一点,把草割了,这里就不会有蛇,人走路也放心。经过改进,现在已经是第三代厕所,终于有了冲水设备,退休后的谢伍贤老人仍然每天都来义务打扫。

对此,老伴不理解,扫扫厕所太脏太臭了,又没有钱,何必做这件事。老人说,这里就这么一个公厕,我累一点脏一点,大家都有更好的环境,这有什么不好。孩子们更是反对,退休了在家享点清福不好吗?老人就说,你们不用管我,不要你们帮忙,我自己扫。就这样,他扫了半个多世纪,把这件事当作自己的使命,并且托付家人继续扫下去。

刘忠兰老人说,老谢就是脾气倔强,认准的事谁也改变不了他。扫厕所这件事是这样的。后来他过世前,尽管孩子们反对,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主张,办了遗体捐献,最后,我跟他一样,也签了同意捐赠。

谢伍贤老人去世后,他的老伴刘忠兰接过老人用过的扫帚,每天坚持清扫公厕两次。大儿子谢常清和孙子谢强也牢记这份嘱托,承担起清扫义务。她说,以前我不理解他,现在我每天来做这件事,想到老谢曾经在这里做了50多年,我会觉得,老谢没有走,还在我身边,我会坚持下去的。

现在老人家每天5点起床,先去扫地。要把社区的几条街道扫干净至少得两个小时,在附近上班的大儿子会早一些过来,帮母亲一起扫地。扫完地,老人家会去自己伺弄的一小片菜地看一看,打理一下。到了9点多,就去扫厕所。

老人说,以前老谢就跟我说过,早上是用厕所高峰期,不要去太早了,9点过了再去最好。扫完厕所,老人家就回家洗澡,换上干净衣服,收拾自己的家。虽然是老旧的房子,但地上拖得干干净净,桌子椅子抹得干干净净。在一方小小的庭院里,老人家种了白玉兰、栀子花、桂花、茉莉花,都是有香味儿的花。

孩子们有时间就带着老人家一起去旅游。老人家说,不能走太长时间,两天就要回来。因为放不下自己的那一桩事。出去旅游前一定要找个孩子来顶班,叮嘱他做好厕所打扫。

最大的财富是勤劳

讲起过世的老伴,老人眉眼间都是满满的不舍,“我们一辈子没有打过架吵过嘴。”附近的小姑娘小嫂子见到了刘忠兰老人,都说:“谢妈妈,我们当年怎么没有嫁到您屋里来哟”。老人就笑着说:“我早知道就多生几个儿子。”“我父母出去散步的时候还手牵手的,邻居

看了都好羡慕。”她的大儿子谢常青说到自己的父母也满脸是笑。

说起自己的父母,谢大哥很有感触地说:“我的父母留给我们的最大的财富就是勤劳。我的父母都特别能吃苦,那个年代,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养大五个孩子不容易,我母亲到处打工。她和一帮嫂子组成五七联队,到处去做事,母亲人缘好,别人都愿意跟着她,做搬运工、装卸工。当时的武钢大大小小的厂,水泥厂、砖厂,她都去,帮着搬水泥、石头、煤、铁矿渣,什么都搬过。”

耳濡目染下,他自己也是勤劳恳干,在单位每年都会被评为先进。“你看我母亲,身体之所以这样好,跟她爱劳动有关。母亲从来手脚不停。就现在,她还种了菜地,我们吃的菜常常是在母亲这里拿的。”

刘忠兰老人虽然头发都白了,但是精气神好,看上去绝对想不到是马上就要80岁的老人。这不是用化妆品、保健品调理出来的年轻,而是发自心底的那种,对未来生活有希望有憧憬的心理年轻。

这个家庭也不是没有经历过风雨。五个孩子的长大,求学就业婚嫁,都是大事。但是,乐观、坚强、勤劳、善良的品性,让他们一一面对,从容化解。

这个家庭跟很多普通家庭一样经受了时代之痛。谢家五兄妹,除了老大和老五在铁路系统,工作稳定,中间的三个都经历了下岗再就业这样一条艰难的谋生之路。在这个过程中,大家相扶相济,共度难关。有一次,谢家小妹来到家里,哭着对母亲说自己被检查出得了子宫囊肿,医生说不开刀就可能性命不保。他们没有办医保,只能自费,而他们夫妻二人都下岗了,还有正在上学的孩子,经济不宽裕。谢大哥二话不说拿了三千,父母拿了五千。因为有家人的鼎力相助,小妹的手术很及时,也很成功。

说起自己的儿女,刘忠兰老人说:“老大,老三,老五的脸型像我,性格也像,温和一些。老二老四的脸型像父亲,性格也像父亲,倔强。”

对于他们各自的家庭,老人家说:“只要是我的儿子和儿媳有什么事儿,我一定是说自己的儿子,所以儿媳们也都尊重我”。

在离这个家两站路的地方,谢大哥有一套房,都已经装修好了,他和儿子都一再地请老人搬过去,老人坚决不搬。她要守着这套有着和老伴50多年生活回忆的房子。

“这房是1965年修的,随着人口的增加,住不下,就在后面扩建了几间,把厨房单独弄出来。老大、老二是在这一间房子里结的婚,后来老四结婚是在这间,你看,这个吊顶就是在结婚前做的……”

这里是每个孩子到了周末就惦记着要回来看一看的家,这里,是“好大一家子人”的根据地,这里有她要扫的街道、厕所,有她种的菜地……(黄利军)

来源:《中国女性》(《Women of China》中文海外版)

供图:黄利军

 

友情链接

  •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
  •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
  •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