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之声>>家风苑>>好爸好妈

别让“我”消失在标准答案里

作者:猫博士

2017年10月08日 10:25  

今年我一直在为上海的巴金故居设计活动和体验课程,有一次在课上问孩子们:“如果你们可以从故居带走一件东西,你会带走什么?为什么?”这个问题的本意是想让孩子跟故居里的文物、包括文物背后跟巴金有关的故事,发生更为密切的关联,而不仅仅只是听导览、看讲解,了解些外部知识。可是孩子们的回答却让我大吃一惊:不管选择的物品是什么,当这些都是在读小学的孩子解释起“为什么想带走这件东西”的时候,他们都千篇一律地说,“这件东西代表着巴金爷爷的精神”或者“这件东西代表着中国作家的精神”……

我对孩子们说:“我不想听这样的‘标准答案’,我真正想听到的,是跟你自己有关的、独属于你自己的想法。”

套路化的“标准答案”从哪里来

体验课的孩子来自各个不同的学校,年龄也不同,所以当他们千篇一律说出类似的回答时,我的确非常惊讶:为什么会这样呢?后来联想到孩子们、还有家长们告诉我的,关于“阅读理解题”和“学校作文”的种种困惑,我明白了其中的原因:

在某些学校的语文教育中,总是习惯性地让学生总结课文的“段落大意”“中心思想”,还喜欢问“这个反映了什么”“那个体现了什么”之类的问题。从我的角度来看,这些都属于非常主观的“观点”,而不是文章里、书本里的客观“事实”。如果还没有读懂、读透基本事实,就向孩子们提出这些问题,本身就是不妥当的做法,无法促进真正有效的思考。

其次,对于这些问题,在课文和考试的背后,还都设有“标准答案”。这里面的问题更多:一方面,既然问的是主观的“观点”,理论上就应该允许各抒己见,只要能自圆其说就可以被接受,但是,在实际的教学尤其是考试中,不符合“标准答案”就会被判错误,那么,不用多久孩子们就会养成“猜测”答案,而非真正去“思考”的糟糕习惯。

另一方面,所谓的“标准答案”通常是很“外部”的、通用型的,也就是—我听孩子们说到的那些特别大、又特别空洞的评论,集合了“放之四海皆准”和“拼命拔高总没错”两大特征。最麻烦的是,当老师鼓励孩子们不断地说出套路化的“标准答案”,孩子们就无法分辨自己的感受和想法究竟是什么,更不可能做出真正有效的思考。

反正找一顶帽子扣上去就好了。巴金既然是作家,那么就可以说他“体现了作家的精神”。哦,他还是个中国著名作家,那就是“体现了中国作家的精神”。至于是什么精神,也有标准答案:勤奋、努力、不屈不挠……对于有这样思维模式的孩子来说,写作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!

可是,当孩子们都在说这样无意义的“套话”的时候,不仅他们每一个人的独立思考都消失了(这已经很严重),更麻烦的是,他们的“自我”也消失了:他们甚至不会去问一问:我有什么想法?哪怕这个想法非常微小,甚至在高大上的“标准答案”面前显得不值一提,但是,那确确实实是每个孩子个体的感受啊。如果消失了,那么连带着他们对自己的感觉都会消失。那太糟糕了!

从“我”出发的学习与思考

我重新向孩子们说明:我想要听到的—我希望你们做的思考,是要从你们自身出发。当我问:“为什么你想带走这一件东西?”我问的是那个属于你自己的原因、理由。它只跟你这个人有关,跟你的偏好和经历有关,跟你在见到那件东西的那一刻的特殊感受有关:或许你就是觉得它很好看,或许它就是莫名触动了你,或许它唤起了你的回忆……

这不是考试,没有任何的标准答案;这也不是公共发言,必须要震慑全场。事实上,我只想听到你心里的那个真实的声音。哪怕它很小、很简单,听上去完全不“厉害”。

但它是真实的。那么它就有可能—才有可能包含着打动人的力量。虚假的语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也不会有任何力量,不可能打动或影响到任何人。如果孩子们从学校的语文学习中不能领悟到这一点,他们就可能经常说着完全不属于他们的话,我看到他们如此努力,但事实上,他们自己对那些话毫无感觉。

我不得不先花力气拆掉这些错误的想法和做法,然后孩子们鲜活的自我才慢慢浮现出来:有个孩子说,他想带走一枚徽章,因为他自己就收集了各种各样的徽章,看到巴金故居展柜里的这一枚时,觉得特别漂亮。另一个孩子说,她想带走巴金当年学外语的一本袖珍小词典,它是那么的小,可以很轻松地放在口袋里,这样就能督促自己遇到不懂的词要查字典,不可以找借口偷懒。

这就好多了,不是吗?虽然我从他们的陈述中,仍然能够看到回答语文阅读理解题时,那种拼命尝试想“贴近”标准答案的痕迹。按照我带学生的经验,孩子们通常得花1至3个月的时间,才能慢慢摆脱那些无谓的束缚,慢慢地舒展。有个学生的家长跟我说:感觉孩子最近的作文开始懂得“用文字表达自己”。多好啊!我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如此。

在家庭的日常教育中,家长如何引导孩子独立思考?我有以下建议:

1)说出喜好。比如读一本书,鼓励孩子说出自己喜欢什么、赞同什么;对哪些内容不同意,为什么;对哪些地方有疑问,对这些疑问有什么猜测。抛弃那种“这本书讲了一个道理”模式的“读后感”。让孩子从“我”出发,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。哪怕孩子的喜好、判断跟父母预想的不同,也没关系,抱持开放心态,请他说说自己的理由。

2)联系自身。比如,从巴金故居的徽章联想到自己正在收集徽章这件事。我在引导孩子们阅读的时候,会专门留出一些时间,让他们从书本的内容延伸出去—延伸到自己的日常生活。比如讲到“流程图”这种思维工具,我就会请孩子们想想,自己身边、日常生活中存在着哪些流程图?比如:课程表(这是孩子每天都在用的)、搭建乐高的图纸,还有菜谱。

3)掌握基本的逻辑,表达观点要明确范围,分清层次,并给出足够的推理和证据支撑。这些其实是最基本的方法,但有时候在一些学校的语文教学中却是缺失的。有些家长可能会问:对于低年级小学生也需要如此吗?我的建议是,从孩子上小学开始,就可以引导他用上述方式表达自己的真实观点。

专家简介:
  
猫博士,复旦大学文学博士,6岁孩子的妈妈。曾任《东方早报?亲子周刊》主编,现为喜阅馆绘本阅读课程总监、沪江网网络讲师、好孩子网在线咨询专家及多家亲子类媒体专栏作者。已出版《猫博士育儿笔记:换个方式爱孩子》《悦读宝贝》(联合著作),联合翻译绘本《神奇的世界》系列;即将出版《用思维导图读绘本》;即将发布在线课程《用思维导图写作文》。公众号:猫博士创意课程。让我们一起陪伴孩子有创意地学习。

来源:《中国女性》(《Women of China》中文海外版)

友情链接

  •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
  •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
  •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